書妝打扮

關於部落格
有關念書/旅行/生活的雜記
  • 16153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兩個「月」來看日劇《死亡筆記本》和漫畫的差異(共11集)



日劇《死亡筆記本》揭示了L本名,漫畫內並沒有這事,因此L」的本名「L. Lawliet」應該值得玩味:「Lawliet」日文讀為「law light」,而夜神月的「月」也音同「light」,因此「月」與「L」名字的分別,只在有無「law」(法律)。《死亡筆記本》中「月」與「L」惺惺相惜、難分軒輊的鬥智對抗,其實很多時候他們的思考模式及邏輯推理,就像是同一個人(漫畫中,L曾說:「就算我死了,你或者可以繼承L這個名」),只是「L」始終站在正義、法律的一方,絕不允許人犯罪;而「月」同樣討厭罪惡,只是選擇採取私刑的手段,最後展現出唯我獨尊的獨裁意識。

這種對比的展現,幾乎貫穿了整部日劇,從片頭「月」與「L」的黑白對比,到其中各種細節:「L」近乎潔癖的生活、死後墓地的十字架,無不以此暗示「L」象徵光明與純潔;「月」身著黑色的衣服、跟隨他的黑色死神,雖不見得代表黑暗、罪惡,但至少是以此作為「L」的對立面。



甚至「L」的助手尼亞,體內有兩個人格:尼亞、梅洛,前者是顯性的,光明、可愛,和「L」一樣穿白色的衣物,連頭髮都是白色的;後者則冷酷、殘暴、具野心,象徵物是暗黑的鬼娃。這與「L」、「月」的對比,非常近似,或許正以此對應著「L」和「月」實為同一個人的兩種面相,既有單純良善的一面,也有冷靜理智近乎冷酷的一面,而日劇以兩人名字都帶有「月」(light)來展現。

其次,日劇通過「月」的演出刻畫出一種漸進發展的「惡」(飾演「月」的窪田正孝演得真好啊),從一個無遠大抱負的大學生,莫名其妙地拿到死亡筆記本後感到害怕掙扎,直到父親生命被脅持才不得已使用它,漸漸地打算利用死亡筆記本建立一個沒有罪惡的世界,甚至到了L」死後,月說出自己要成為「新世界的神」,不過大約也是由此開始,日劇開始採取某些角度、畫面,讓「月」給人陰森恐怖之感,暗示其「惡魔」的邪惡心理;「L」將死之時,對「月」大喊:「正義必勝」,而「月」卻反駁:正義不會永遠勝利,正好無形中表明了自己並非正義,而是「L」的對立面:邪惡的一方。這種「惡」的漸進式發展,日劇集中展現出來。

至於漫畫中的「月」,拿到死亡筆記本時,只是17歲的高中生,但一開始就非常喜歡使用它,短短五天內就用它殺了一堆人,不曾害怕、也不曾掙扎甚至一開始就打算用死亡筆記本製造出只有我認為是正經心地善良的人的世界,而我會成為新世界的神死神聽了之後,立刻說:「壞心眼的人便只剩下你一個!」)漫畫的「月」,少了人性,少了那種掌握他人生命該有的敬畏之意,這樣的「月」在剛開始就能一面宣稱自己是正義、能拯救弱者,一面只因為有人和自己的意見相左而毫不猶豫地殺害他,展現「逆我者亡」的意識。

所以,漫畫中的死神雖然覺得死神界正在腐化,但也直言:「名為人類的生物,實在很醜陋」;而日劇的死神卻從頭到尾都認為:「人類實在很有趣」:人往往因競爭、權力而改變了自己原本的面目,人為了信仰、理想而展現的執著,及人的多面與複雜等,在十一集的日劇中,都可以看到。


日劇比起漫畫,去除許多枝蔓,情節單純不少,主題更為集中,善/惡、光明/黑暗的二元對立也更明確,懶得看那麼多集、那麼複雜的漫畫,建議大家去看日劇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