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妝打扮

關於部落格
有關念書/旅行/生活的雜記
  • 16153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所謂神力,不過是龍神的屁:談《偉大的咻啦啦砰》中的「惡搞」

 
熟悉萬城目學的讀者(包括已經讀了這麼多本小說書評的大家),很容易認為書中所提到的歷史背景、地理背景是真有其事,甚至還會千里迢迢跑到日本去一一找出來。(是說我嗎?)可是,這本《偉大的咻啦啦砰》以琵琶湖畔的石走城為背景,在小說開頭還有附有石走城地圖及古文獻紀載的內容,卻徹頭徹尾是虛構的,開了自己過去作品及書迷一個玩笑,想想也是,誰說小說一定要真假虛實參半、不能全是假的?誰規定作者風格得始終如一、不能多變?這種既是萬城目學、又「去」萬城目學的變動與顛覆,讓這位作家更令人期待。
 

小說敘述琵琶湖畔石走市的兩大家族:日出家與棗家,傳承著1300年來由琵琶湖所賜予的代代相傳的神秘力量,日出家擁有通過「水」操控人「心智」的能力,(電影安排目前的家主淡九郎可以在跟人簽定合約、談判時,讓對方莫名其妙地同意己方)日出家因此獲得了強大財力,也控制著石走市政經脈動。棗家的能力是操控人的「肉體」,其實也是操控「時間」,讓時間變慢,別人沒有動作,自己能夠先發制人,所以也藉此得到了高強的武藝,開設了道場。
 
這樣仰賴琵琶湖力量的兩大家族,都住在湖畔,名字也都帶有「水」字,如日出家的日出「淡」十郎、日出「涼」介、日出「清」子等,及棗家的棗廣「海」、棗永「海」、棗「潮」音,不過卻有著「重疊取名」的傳統,也就是兩家有能力之人皆可以在命名時選用一個帶有「水」的字,但只能一個字帶「水」字。因此,當小說中出現了一個人物兼有日出家及棗家之能力,並且要剷除兩家的人後,讀者應該會特別注意帶有「水」字的人物。這是小說設定運用漢字文化的部分。
 
小說主角日出涼介,根據日出家的傳統:嬰兒時期就在琵琶湖竹生島確認過,是擁有力量的子孫,因此必須在高一時住進石走城本家修練,因此到本家和淡十郎、清子等人住在一起。涼介住進日出本家後,幾乎每天上演著令他難以想像的事,如直接住在本丸御殿內清子在城堡內騎馬涼介和淡十郎每天乘船由護城河上學。一天的三餐全不馬虎,不僅家裡有專門的廚師及專門送餐的服務生,餐廳會隨著當時的餐點而布置得跟在外面料亭用餐一樣,晚餐可能在家大費周章地搭起竹筒水道,吃流水掛麵;午餐帶的便當很豪華,曾經出現過鰻魚飯;早餐是最普通的,但也偶爾會有名古屋高級雞的煎蛋或鯛魚飯或法國吐司;甚至為了吃壽司,特別從北海道小樽請來師傅,現場親手做。不過,這些誇張的描寫,反而給人荒謬的超現實感,和小說的奇幻部分頗為相合。
 

此外,日出家及棗家打破以往死對頭的態勢,共同對付那個兼有日出家及棗家能力之人時,發現一起施放力量對付敵人時會產生一種很難聽的聲音,勉強形容大概像是「咻啦啦砰」,而且共同施放的力量非常強大。不過,直到最後才知道,原來「咻啦啦」是龍神打嗝的聲音,而「砰砰砰」則是龍神的放屁聲,換句話說,日出家的能力其實是龍神打嗝的力量,棗家的能量則是龍神放屁的力量。兩家人洋洋得意那麼長的時間,甚至還反目了那麼久,不過爭的是龍神的打嗝與放屁而已。在小說的最後,完全不需要提及的這些,卻特別述及,可見作者的惡搞及諷刺:我們所以為的天賦、力量,或者我們自認為支配了歷史、造就了傳統,事實上都只是屁而已(當然還有打嗝啦),所以何必那麼嚴肅認真以待。
 
萬城目學一向擅長描述神秘力量,本書除了以上所說操控「水」、操控人的「心智」或「肉體」、操控「時間」外,後來又說棗家最厲害的是最後的秘技:讓棗家的力量完全消失,時間也就隨之倒流,回到小說開始的時間。這種整部近400頁的小說,最後全體歸零一切重頭,消解了整部小說的情節,實在比任何神秘力量都還要更如幻夢一般。
 
《偉大的咻啦啦砰》雖然仍具有萬城目學濃厚的文化、傳承含意,但這本比《鹿男》、《豐臣公主》更為有趣,比起《鴨川荷爾摩》更為惡搞,這種比自己過去作品更顛覆、更奇幻的情況,實在讓人對萬城目學具有更高的期待!
 
(《偉大的咻啦啦砰》也有改編成電影,電影雖然可以展現力量,但只有情節卻無深度,有點可惜。不過,電影在琵琶湖畔的彥根城取景,深田恭子演清子、濱田岳演淡十郎,則是可看之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