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妝打扮

關於部落格
有關念書/旅行/生活的雜記
  • 16153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由《不學無術的偵探學園》看東川篤哉幽默的本格推理

 
東川篤哉的《推理要在晚餐後》很有名,曾被拍成日劇,管家影山和大小姐刑警寶生麗子這對搭檔當然是解謎的重心,可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人物,卻是自戀無比卻總是往錯誤方向推理的風祭警部,甚至可以說,《推理要在晚餐後》之所以好笑,就在風祭警部的自以為是及管家影山的毒舌吐槽上。
 
而維持東川篤哉一貫幽默風格的推理小說《不學無術的偵探學園》,除了安排三個高中偵探社男生互相吐槽外(吐槽也是東川風格),還刻意以地名作為小說人物人名,如偵探社社長姓多摩川,是流經東京的河流名;主角新社員赤坂通,不僅東京真有赤坂這個地方,也有赤坂通這條路;來辦案的美女刑警烏山千歲,和東京京王線的千歲烏山站只是先後不同而已;而警部祖師之谷大藏,和東京小田急線的祖師谷大藏站,姓的部分相同、名的讀法小異。因此,小說中三不五時就出現地名、人名傻傻分不清楚的對話,比如「你那個就是個和站名一模一樣的名字,只是唸法稍微改一下而已啊(祖師之谷大藏)」、「你的名字唸法還跟站名一模一樣,只是上下調換一下順序而已吧(烏山千歲)」,或者在報案電話中,得一直強調「『多摩川』是我的名字,案發現場在國分寺」,又或者赤坂被人誤以為叫青山,還理直氣壯地說「反正青山和赤坂差不了多少」(不僅兩者都是東京地名,而且距離相差不遠)。另外,副社長姓八橋,是京都有名的和菓子,剛好說話就操著關西腔,這些都是本書在人名上刻意造成的有趣之處。
 
另外,《不學無術的偵探學園》設計了兩個「密室殺人事件」,而在事件發生前,正好偵探社的社長在跟新社員分析推理小說最愛的「密室」,主張應該用兇手類型來分類密室推理作品:第一種凶手是,第一個打開密室之門的人(為了避免自己在門上動的手腳被識破);第二種凶手是,第一個跑到被害者身邊去的人(發現當下被害者還沒真正死亡,凶手在眾目睽睽之下以迅速俐落的手法殺死被害人);第三種凶手是,最先主張案發現場是密室的人(深怕自己特地設下的密室沒被人發現,只好自己主動宣傳)。這樣歸納,好像沒有什麼問題,的確有不少推理小說是這樣寫的,然後,小說最後下了一個結論:「在密室殺人案當中,好像最先做任何事都不好。」把這個分類的荒謬點了出來,並且立刻再補上一刀:假設有個人最先打開密室之門,又最先跑到受害者身邊,且最先主張這是一宗密室殺人案,就代表……這個人是真凶。
 
這麼說來,就算在密室殺人案中,不先做任何事好了,好像凶手也應該在案發現場,如金田一的開場白:「凶手就在我們之中」,但《不學無術的偵探學園》偏偏展示了兩件凶手是和發現現場或案發現場無關之人的密室殺人案,巧妙地指出凶手一定要留在現場或回到現場的可笑。
 
雖然《不學無術的偵探學園》保留了東川篤哉一貫的幽默風格,但和其著名的《推理要在晚餐後》一則一則獨立的短篇小說相比,長篇的《不學無術的偵探學園》推理較為嚴密,尤其讀者所擁有的線索和小說人物一樣多,對於喜愛解謎的讀者而言,更在推理的快感外,以幽默風趣降低了殺人命案的恐怖,而增添了讀小說的趣味,這種幽默風格的本格派推理,正是東川篤哉的魅力啊!
 
不過,偷偷說,這本的謎底讓人很無言,到底杜鵑花叢為何那麼有彈性?為何不能讓人跟著梯子倒下直接掉進另一棟大樓的三樓保健室,而非要先掉到一樓的杜鵑花叢再反彈進三樓窗戶內?這件事我百思不得其解。而這真的不是東川篤哉不小心寫錯的,因為在小說開頭就特別先安排了主角三人從二樓往窗外跳並被杜鵑花叢接住反彈出一個拋物線再落地,這很明顯是為後面的解謎先作鋪墊。但是,能將人反彈落地,並不表示能將人反彈進三樓窗子內啊!到底去哪裡找那麼有彈性的杜鵑花叢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