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有關念書/旅行/生活的雜記
  • 1636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從兩宋禁中的粉嫩落櫻及臘梅暗香談《柔福帝姬》


其中,〈棠棣之華〉從柔福帝姬為宋高宗迎回南宋開始寫,透過九哥趙構及才人吳嬰茀的眼睛,說明由北還宋的柔福帝姬與當年汴京華陽宮中的柔福帝姬已然不同;〈蒹葭蒼蒼〉由柔福帝姬的角度,描述當年為金人擄往北方,她看到的所有淒慘,為北宋柔弱的宮中女子畫像,同時也由側面說明了柔福帝姬轉變的原因;〈此花幽獨〉則在〈蒹葭蒼蒼〉敘述柔福所遭遇的事件上,從金人完顏宗雋及韋太后的角度進行補充,使得同樣一事不僅柔福所見、所聞、所思、所感,其他人一樣有不得不為的理由或苦衷。透過這樣的寫法,柔福帝姬的性格塑造不僅完滿,而且與他人對比後更形單純直接美好。
這並非第一部寫柔福帝姬的小說,歷史學家黃仁宇所寫的歷史小說《汴京殘夢》中,柔福帝姬也曾出現,與主角徐承茵私訂終身,兩部寫法或主題雖然大不相同,可是柔福帝姬追求自由自主的人格卻是共同之處,這種巧合實值得深思玩味。
根據《宋史徽宗三十四女傳》,徽宗共有三十四個女兒,但這些北宋帝姬大多在北宋末靖康之亂時,被帶往金國:「三十四帝姬,早亡者十四人,餘皆北遷。獨恭福帝姬生纔周晬,金人不知,故不行。建炎三年薨,封隋國公主。」又據《靖康稗史宋俘記》所載:「(三女趙)金羅十月二十六日歿於多昂木寨,(四女趙)福金六年八月歿於兀室,(五女)瑚兒、(七女)巧雲、(十四女)佛寶均六年八月入洗衣院,……(十女)嬛嬛入洗衣院十三年。……十七女趙金珠、十八女趙金印、十九女趙賽月、二十女趙金姑、二十一女趙金鈴均幼,自壽聖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這些帝姬在金國或自殺、或病死、或遭金將蹂躪。在北宋亡國之前,柔福帝姬與其他公主們沒有兩樣,都活在國君父兄的保護之下,過著無憂無慮也無知的生活,書中提到汴京華陽宮中的柔福帝姬常伴隨著漫天的粉嫩落櫻及秋千毽子等玩物,她們對於軍國大事無權也無能力過問。
不同的是,柔福帝姬卻能由金國逃回南宋,《四朝聞見錄‧乙集》:「柔福帝姬,先自金閒道奔歸」,《鶴林玉露》說:「建炎四年,有女子詣闕,稱為柔福,自虜中潛歸。詔遣老宮人視之,其貌良是,問以宮禁舊事,略能言彷彿,但以足長大疑之。」經過十多年,又爆發了「偽柔福事件」:宋高宗母親韋太后因宋金和談而送歸,證明真正的柔福帝姬已死於北方,南宋臨安宮中的柔福帝姬是假冒的;卻也有人認為這是韋太后欲蓋彌彰之舉,如《隨園隨筆》直言:「柔福實為公主,韋太后惡其言在虜隱事,故亟命誅之。」不論是自金國逃歸之舉或真假帝姬一案,柔福帝姬確實因此不同於徽宗的其他女兒,表現出不受他人擺布、努力爭取的性格,所以在徽宗眾多女兒中,柔福帝姬有了更多供小說家想像創作的空間及形象。而柔福帝姬與眾不同的性格早在無憂無慮的汴京宮中就已然透露:「若是名字可以自己取,夫婿可以自己選,纏不纏足可以由自己決定就好了」。
過去,靖康之恥的重點放在徽、欽二宗被擄至金國一事上,其中隱含著國家被外族蠻夷所亡的恥辱心理;可是《柔福帝姬》卻將恥辱的重心轉移到無能皇帝賣妻鬻女的作為,因此刻畫出無數可憐可悲的深宮后妃公主。甚至,偏安於南方的高宗趙構雖然不是賣妻鬻女的主謀,可是他的行為也不見得高尚,為了自己的江山皇位,典鬻父母妻子,出賣了所有人的期望,及柔福一心的信任:「你出使金營時的勇氣呢?你傲視敵酋的氣概呢?如今金兵就那麼令你害怕麼?」「若不是幾年來與你朝夕相處,我必也不會認為你還是曾經的你。她想。立在臨安的夜雨裡,她忽然很懷念當年汴京的和暖陽光,以及浴著陽光出現在她生命裡的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由汴京至金國再至臨安,柔福帝姬就像嬌美櫻花經過北國酷寒而蛻變為孤傲寒梅;相較之下,當年心高氣傲的康王趙構卻活得如「閹豎」一樣,失去了奮戰不懈的勇猛意氣,只能不斷地懷念華陽宮中美麗的櫻花雨。
因此《柔福帝姬》文字古典雅緻,可是有種冷冽透出紙背,直襲人面;就如同書中所描述的汴京華陽宮粉色櫻花絕頂美麗,對照起金國的酷寒蒼涼、南宋的舊宮古梅,便既讓人緬懷北宋的繁華嬌美又讓人感受到在繁花粉飾下的諷刺。

p.s.本文之前入選雙河彎愛讀人書評,不過目前網站已重新改版,我就po在自己的部落格中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