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有關念書/旅行/生活的雜記
  • 1636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猜忌比毒藥更能殺人:讀吳蔚《魚玄機》及《孔雀膽》


《魚玄機》及《孔雀膽》兩書是推理小說,但推理辦案並非小說的重點所在,凶手殺人永遠也比不上政治鬥爭、朝代更迭下的殺戮犧牲,小說真正的目的即在於此,展演謀殺推理背後的歷史,及所有人性的善與惡,同時進行歷史諷喻;而個人在歷史面前,機關算盡卻永遠顯得蒼白無力,最終也只能為歷史吞噬:
 
雪花漫天飛舞著,越來越大,天地間再度變成銀妝素裹的白茫茫一片。所有的悲歡都被大雪湮沒,歲月也將永遠不再復返。(《魚玄機》,頁271
 
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只是在活著的人心中留下一抹吹也吹不散的餘灰。(《魚玄機》,頁274
 
至於歷史的真相到底如何,誰知道、誰在乎,除了參與其中的人所興起種種哀傷,及繁花過後湧現空蕩蕩的蒼涼是真實的外,其餘不過就是像微塵、白雪、餘灰、迷霧一般,終究一點兒也不剩。

兩書另有一個共通點,都使用毒藥來殺人,《魚玄機》所使用的是「美人醉」,《孔雀膽》用的是「孔雀膽」;「美人醉」是一種宮中秘製奇藥,無色無味,能悄無聲息地置人於死地,「特地供殉葬宮人服用的。據說宮人服用這種『美人醉』後,死時毫無痛苦,而且面容能保持栩栩如生,就像活著的時候一樣。」而「孔雀膽」 是大理王宮秘藥,毒性劇烈猶在鶴頂紅上,中毒之後毫無痛苦,只會全身麻木卻不會立刻死亡,死後也無中毒跡象,三日之後屍體才會變為孔雀開屏一樣的綠色。不論是「美人醉」或「孔雀膽」皆在人死之後暫時看不出任何跡象,以「美人醉」殺人,最後往往被視為自然死亡,用「孔雀膽」謀殺,也常常被誤以為死於其他原因,從而造成推理難度,令真凶足以置身事外。

之所以命名為「孔雀膽」,卻非常人所以為的用孔雀膽汁配製毒藥,或中毒後屍體呈現孔雀開屏的綠色,反而是暗指孔雀的膽才是解藥,這正是看在一般人中了孔雀膽劇毒,絕不敢再去吃孔雀的膽之心理;這種看透人性的眼光,正是《魚玄機》及《孔雀膽》的核心,也是作者吳蔚歷史推理小說的重點:謀殺與歷史,都是人們鉤心鬥角、爾虞我詐、爭權攘利的結果。

為此,不論謀殺與爭戰的動機是國仇家恨、情愛恩怨,《魚玄機》及《孔雀膽》最重要的共同點是寫出了人與人間的相互猜疑,當彼此的信任關懷被徹底傷害,猜忌與驚懼即隨著一樁樁命案的發生而逐漸成為一柄利器,是比毒藥更可怕、更殺人於無形的工具。歷史就在這樣一連串的猜疑與反應下造成,因此當歷史的(或謀殺的)迷霧散開,更顯得置身其中的人們終究機關用盡也徒然,全是枉費心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